《爱华少年侦探团》第一季5~~~8

5.同学们的推理建议

从警察局回来的第二天是星期六,正好是去中文学校上课的日子。

或许是因为我不时想起案件的缘故,显得我在课上常常走神,结果,下课的时候我的中文老师老陈就站到了我面前。

“我的班长,你来告诉我,你最近发生了什么事?开始谈恋爱了吗?怎么上课总是走神?”

我知道是糊弄不过去的,只好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。

早在老陈站到我面前的时候,我座位边上就围上了一大圈‘看好戏’的同学,我说完了事情经过后,老陈还在沉思,张佳佳忽然开口道:“那把刀有问题!我确定!那把刀肯定有问题!会不会越南人把刀借给别人用来杀人?肯定是的!杀完人之后再拿回来杀杀鱼就一切痕迹都没了!”

张佳佳说完,很是高兴地望着老陈,老陈忽然微微眯起了眼睛,大家心里都是‘咯噔’一下,眯起眼睛的老陈是最危险的老陈。

果然,接下来老陈一句话就把张佳佳打入了地狱:“佳佳,去把刚才学习的古诗抄写五遍,加深一下印象,我看你是太闲了!”

张佳佳一脸委屈地在项梦诗的搀扶下回到了座位上,一边走一边还嘀咕了一句:“真的要查那把刀啊,那是破案的关键!”

同学们顿时安静下来,纷纷犹豫着是不是要尽快逃回座位上去,但是却还有一些对案件的看法如骨鲠在喉、不吐不快。

最终,还是勇敢的吴可峰说了一句:“女尸的男朋友明明有吸毒,为什么就没给尸体来个毒品检测呢!”

老陈推了推眼镜冷笑道:“Mario不想你们把视线关注在女尸的男朋友身上。”

吴可峰不可置信地道:“怎么可能?老师,你怎么知道的!”

“傻啊,这种事只能瞒得过你们这些呆呆的小孩子,Mario的同事们马上就会反应过来的,太明显了!”

吴可峰,败退!

周杰接着说:“那么,女尸的朋友圈也要重新调查,就算她跟这个男朋友关系好,但她总还有其他同事、邻居什么的吧。”

朱沛欣说:“我觉得她男朋友最可疑!要认真调查!”

崔策接了一句说:“还有那家住在二十二楼的邻居也要调查!”

吴可峰从教室的角落里传过来一句:“那个越南人的朋友圈也要仔细调查,甚至那张包着刀的报纸也要查!”

老陈慢慢地说:“恩,很有道理,要把之前Mario偷懒了的工作重新做起来。”

老陈说完,停顿了一会儿,忽然抬起头来说:“不对!”

周超楚低着头说:“哪里不对了!都很对啊!”

老陈一个栗子敲在周超楚脑袋上:“我明明是来找班长谈话的,怎么话题就被你们带歪了呢!班长!我们来重新谈话。”

我的天哪!他还没忘记谈话,简直跟我爸一样烦,我爸也是整天找我谈话,我稍微做错一点小事他就找我谈话,每次至少谈半小时,谈得我崩溃啊,你们这些中老年男人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吗?动不动就谈话!

正当我准备‘慷慨就义’的时候,一阵美妙的声音响起‘叮铃铃~~叮铃铃~~~’,是上课铃声响了,太好了!我终于解放了!

预知后事如何,请看《爱华少年侦探团第一季》6。

6.又一具女尸

我以最快的速度收起手机坐好,用自认为最可爱最萌的表情望着老陈。

只见老陈用极慢的速度向我这边转过头来,微微眯起眼睛,用极慢的速度说:“那么好吧!我们下节课课间休息的时候继续谈话!”

‘咣当’我一头栽倒在桌子上,神啊,救救我吧!我不要谈话啊~~~啊~~~啊~~~!

结果,上完当天的中文课后,谈话并没有进行,我因此付出的代价是要把案件的后续发展和全班同学们分享。

星期天,我终于可以在家休息了,我心爱的手机、电视啊,我来了!

‘滴铃铃~~滴铃铃~~’伴随着恼人的电话铃声,我不得不暂停了手中的游戏,切换到通话界面。

“喂!你是哪位?”

“Hi,周,我是Antonio啊!”

“哦,是你啊,警官大人你好啊!”我看了看墙上的日历,距离我上次去警察局,才过去了两天,我赶紧把后半句‘好久不见啊’给憋了回去。

“周,最近学习忙不忙啊?什么时候再过来一趟?”

“哦,最近还好,总算没有考试,我明天下午放学后去拜访你吧。但是今天是星期天哎!星期天你居然还在上班!?”

“那有什么办法,事情太多,解决不完。ok,那么我们明天下午见!再见!”

“再见!”我挂上电话,心里想:肯定又出了什么问题。我是不是应该乘机向Antonio要一张免考证呢?那样以后就可以不用考试啦!

第二天下午,我放学后就直接去了警察局,我要让Antonio见识一下我的大书包,这样在下次争取免考证之前,可以先攒一点同情分,嗨,我多机智的啊!

Antonio把我领到上次的小会议室,这次除了Jose和Mario以外还多了一名年轻的女警察,Antonio介绍说是Paula,负责一起新案子。

我们刚坐下,Antonio就苦笑着对我说:“周,事情果然越来越麻烦了!”

我看了看Paula说:“难道新案件和这件案子有关联?”

Antonio说:“让Paula给你介绍一下这起新的案子。”

Paula职业性地朝我微笑了一下,翻开手中的卷宗说了起来:“上星期五,我们突击审讯了越南人洪民,他拒不交代任何罪行,最后我们在他放鱼的冰库里找到了一具女尸。当我们把女尸的照片给他看时,他情绪崩溃,从此之后再也不说任何话,也不回复我们的任何提问。”

Paula停了停接着说:“我们调查了这具女尸,她叫罗兰,是菲律宾人,她的母亲在上星期向当地警察局提交过罗兰的失踪人口登记。罗兰在洪民工作的这个市场里做小工,就是帮整个市场里的摊主做些琐碎的小事,以此赚些生活费。这个市场叫休闲市场,在大王城市中心靠近劳动广场,是很有名的地方。”

听她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,休闲市场我曾经跟妈妈去过,是一座玻璃房子,房子里有很多小摊卖各种吃的东西,只不过全都死贵死贵的,但还是天天人山人海,简直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。

预知后事如何,请看《爱华少年侦探团第一季》7。

7.一切都要讲证据

Paula望了我一眼,看我没有什么表示就接着说:“我们询问了市场里的所有摊主,得知罗兰经常会帮洪民拿饮料、搬箱子什么的,两人没有什么矛盾,其实罗兰和市场里的每个人都相处地很好,她性格温柔,年纪也不大,才二十六岁,长得也不难看,人又勤快,所以市场里的摊主们都很照顾她。”

我沉吟着说:“那么看来,洪民就算真的杀了罗兰也不是因为什么积怨,或许是因为什么突发事件,比如说,罗兰偶然情况下发现了洪民的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所以被灭口了。”

Paula结果话题道:“这个猜测很有道理,所以我们现在正在调查洪民,罗兰伤口的痕迹和洪民那把刀的大小吻合,但是洪民并没有犯罪前科,我们还没有找到主攻方向,不过我们在调查中发现了一个情况非常有用。”

我精神一振,连忙问:“什么情况?”

Paula摊开一张大王城市区地图,指着地图上七号地铁在东南方向的一个站点说:“洪民的家住在这个地方。”

我不知不觉地眯起眼睛说:“那他所谓的带刀回家杀鱼就是谎话咯!他从休闲市场回家根本不需要绕路经过我们南梦镇。”

Antonio点点头说:“但是洪民现在整个人状态太差,我们没法从他嘴里得到任何线索,就算我们知道他来南梦镇根本不是为了回家,也没有任何办法,必须从别处寻找突破口。”

我回忆了一下星期六我那些同学们说过的话,然后问Antonio:“那么女尸的个人资料调查方面有没有什么新发现?”

这个是我仔细挑选的话题,星期六放学后,老陈曾经跟我说过,这次来不管Mario有没有出现,都不要主动提起女尸男友的话题,而现在越南人那边的调查进了死胡同,就只能从女尸的朋友圈这里下手了,至于崔策说的那家住在二十二楼的住户,近期我不打算建议Antonio去调查他,万一又扯出什么其他的案子来,焦头烂额的Antonio会不会从此在警察局门口挂一个牌子:周浩宇严禁入内!

我说完之后,眼角看到Antonio狠狠地瞪了Mario一眼,回想起来今天Mario反常的安静,果然事情有些不寻常啊。

Mario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说:“我们对死者Maria在大王城大区范围内所有的人际关系做了详细调查,她除了男友Alvaro外,还有两个比较谈得来的女性友人,都是她曾经的同事。我们走访了她的这两位曾经的同事,她们表示Maria虽然跟她们不常见面,但是经常会在WHATSAPP上聊天,但是她们甚至不知道Maria已经搬到南梦镇住了。”

Mario说到这里停下来喝了口水,我连忙问:“那么Maria原来住在哪里?”

“Maria读大学时和毕业后的两年左右都住在蒙哥镇,后来因为工作关系搬到司马道住了两年,那时候认识了她现在的男友Alvaro,随后她就搬到Alvaro在劳动广场的房子里,一直到她死亡前一个月左右才搬来南梦镇。”

我皱起眉头道:“劳动广场?市中心的那个吗?”

马里奥点了点头,我说:“那不就是在休闲市场附近的吗?”说完,我望向Antonio。

Antonio摆了摆手说:“周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虽然我们已经知道Alvaro经常光顾洪民的小摊,但是无论我们怀疑Alvaro伙同洪民杀了罗兰也好,杀了Maria也好,我们都需要证据。”

预知后事如何,请看《爱华少年侦探团第一季》8。

8.我和警犬去搜查

我靠在椅背上放出了可峰式杀手锏:“那么有没有对Maria的尸体进行毒品检测?”

一直沉默的Jose终于开口说话:“死者体内有大量的海洛因残留,说明死者生前吸食过极大量的海洛因,我们估计,这么大量的海洛因几乎可以使人发疯。”

‘海洛因?’我低头沉思,居然不是我猜测的大麻?这是怎么回事?

我仿佛听到桌子对面的Mario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。

我想了半天才说:“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,Maria死之前吸食了大量海洛因。”

Mario点了点头说:“可以这么理解,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她使用的方法,也不知道她是自愿的,还是被迫的。”

我又想了一会儿说:“那么有没有找到剩下的毒品,或者找到吸毒的工具?”

Mario说:“我们上次搜查的时候没有发现任何毒品,也没有任何工具,不过考虑到毒品可能被藏得很隐蔽,所以我们向海关总署申请了缉毒警犬。”

Antonnio忽然开口说:“我插一句话,我之前接到通知,可能警犬马上就到。”

我点了点头接着问:“Maria有吸毒史吗?”

Mario回答说:“我们分别询问了Maria的那两位好友,她们都说Maria非但不吸毒,而且体质对毒品极其敏感,稍微闻一下最普通的大麻烟的味道都会头痛、头晕很久。”

我靠在椅背上低声说:“这样看来,Maria吸毒恐怕不是自愿的。”

我们并没有把会议室的门关上,这时候,有一位警察敲了敲门说:“长官,海关总署的人到了。”

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,哇塞,有警犬!聪明帅气的警犬哎!我一直想养一只狗,最好是德国黑背,但是爸妈从来不让,他们说家里有我这么一个孙悟空就够闹的了,要是再来一只哮天犬,就算是如来佛祖也得搬家避难。

Antonio站起身来对我说:“周,正好你也在,跟我们的大部队一起去Maria的住所做一次彻底的搜查吧!”

我很高兴地跟着一群警察出发了。

从警察局去那栋楼大概要经过八个路口,就在同一条大道上,笔直开车过去就好了。

Mario开车带着Antonio和我,不一会儿就到了楼下,我们停好车走进底楼的大厅,一路上果然冷冷清清,除了警察就没有别人了。

两名缉毒警察牵着警犬在Mario和另外一名警察的陪同下走进了电梯,先上去了,我环顾了一下大厅,非但面积小,而且居然只有一部电梯,电梯门口还有五名警察在等候。

我心里不禁暗暗吐糟:这楼怎么设计的!电梯上下一趟该等多久啊!

Antonio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不满,低声解释道:“这三栋楼其实都是南梦镇政府出资建造的,用的也是政府的地皮,打算一半作为廉租楼,租给来政府登记的低收入家庭,一半出售。所以电梯是分单双层的,一楼的电梯只停单层,二楼的电梯只停双层。”

天啊!居然还有这么古老的设计!这都是好几十年前的设计方法了好吧!我只在爸爸给我讲的故事里听过,不过一想到廉租两个字,我的气也就平了,都已经‘廉’了,还指望什么豪华设计吗!

预知后事如何,请看《爱华少年探案团第一季》9。

Print Friendly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